惊人火灾暴露安全隐患的冰山一角

2016-05-06 15:36:41 43

 吉林禽业公司火灾事故现场

      吉林德惠市的宝源丰禽业加工厂6月3日清晨发生火灾,截至当日19时,共造成119人遇难。事故的技术性调查尚需时间,但这样惊天事故发生在一家禽业公司,技术原因一定是第二位的。

  有些工业是有危险性的,它们大多集中在重化工领域。但一次死亡一百几十人的特大工业事故,很多国家已基本有能力避免。中国已经有了安全生产的技术和集体意识,从道理上说,中国也已经来到认真杜绝特大工业事故的时候。

  昨天德惠市的灾难令人无法接受。第一是它的严重性突破了中国社会已在逐步形成的安全底线,第二是它发生在通常不被列入高风险的禽业加工企业,如果没有致命的错误,绝不应有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在昨天清晨的那个瞬间突然告别世界。

  这是上百家庭无可挽回的悲剧。它同时是中国现代化的又一块硬伤,是中国社会治理无力平衡发展与安全利益的最新证明。

  不能再说政府不重视安全生产了,事实上各地官员都已经清楚一旦发生重大责任事故,对他们的前途意味着什么。但安全生产必须有更多技术及管理投入,官方的重视需要转化成生产者的相关行动。这个关键性环节恰恰被证明残缺不全。

  就在这几天,中储粮粮库刚刚发生火灾。有人做过统计,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,惊天事故实际上都是露在水面的冰山,它们无一例外都受到全面重视。但如何对待水下更加庞大的部分,才是对我们这个高速发展社会的真正考验。

  谁来为增加的安全成本埋单?这是个多么现实的问题!极少会有企业拥有做这种“额外投入”的自觉。在市场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,这样的安全投入只会降低企业的利润,削弱它们的竞争力,因此安全生产运动的推力只能来自政府和社会压力,别无他路。

  然而政府既不是印钞机,也不是最终消费者,中国各种安全的终极埋单者是民众,他们是各种不安全的直接或间接受害者。所有人都重视安全,但几乎没有人把安全作为自己的唯一追求,人们的愿望是多样性的,他们同时渴望发展、富足和平安。

  协调这么复杂的社会利益,政府仅仅“重视”是远远不够的,更安全的中国需要一个与市场经济体系高度融合的路线图,需要政府的强悍推行,不仅要严厉制裁出事的企业和渎职官员,还要对存在隐患、却拒绝整改的企业“杀一儆百”。

  真正实现了安全的中国,就是生产成本全面上升的中国,中国作为“世界工厂”现有的一些成本优势将会大打折扣。中国需要清楚我们在走向这样一条道路,安全同时意味着丧失传统竞争力的新烦恼,但我们没有路可退,我们不能再三心二意,我们必须为一个相对“高成本的中国”做好准备。

  必须指出,中国全社会并未完全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,政府没做到,企业和公众也没做到。重视安全的心情有了,但全社会都不太舍得掏腰包。中国人有钱的时间太短了,而且还有太多穷人,大家对安全的追求还远未像欧美民众那样绝对、彻底。

  “平安中国”是条漫长的路,安全问题很难有断然的扭转。但要坚决反对倒退,坚决消灭死角性质的缺陷,确保安全进程的不断向前。正因为这样,一个禽业加工厂死一百几十人的安全事故绝对不能被原谅。因为它代表的恰是“死角”,甚至倒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