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东:工地坍塌两死一伤 一失踪者尚未找到

2014-11-12 15:26:28 amagi 50

    截至昨晚8时,经过28小时的紧张搜救,10日下午发生在南海大沥镇穗盐路旁的新怡智逸大厦1-3栋工程基坑的局部坍塌事故,已造成2死1伤,目前仍有1名失踪者未找到。抢险救援仍在塌方泥土中搜救。

  昨日凌晨4时,记者找到事发时逃离险境的孙青选和杜中杰,据他们讲述,事发当日,有6名工地人员在施工,塌方时,孙和杜及时逃离脱险,有3名工人被埋,1名工人小腿被泥沙石卡住,后被救出。

  记者了解到,坍塌土方量约400立方米,基坑底部离地面约10米深左右,倾泻的泥土堆离底部约2米高。

  被掩埋的3名工人中,目前已挖出两具尸体,由于塌方现场情况复杂,搜救最后一名失踪者的工作一度中断。

  南海区宣传部门称,目前,事发工地周边在建工地均已停工。但由于坍塌的土质以淤泥为主,流动性大,加上近两日持续阴雨,对土方开挖工作造成较大困难,现场指挥部还在全力抢险救援。

  记者了解到,现场指挥部根据救援专家组“防止发生二次事故”的建议,昨日对救援方案进行调整。已经搜救出来的两名死者,尸体已被运离现场。但重庆的家属昨日仍未到达事发现场。

  据悉事发地新怡智逸大厦1-3栋工程,建设单位是广东新怡内衣集团有限公司,施工单位为佛山市南海区永顺建筑工程有限公司,监理单位为佛山市天信监理咨询有限公司。现处于基坑施工阶段,基坑面积约6300平方米。

  部分工人则投诉附近工地连日用打桩机打桩,影响了1-3栋工程基坑斜坡。对此,施工方和调查部门未回应。目前,佛山市已经成立事故调查小组和专门工作组,进一步调查及协调各项善后处理工作。

  2小时救出伤者

  6小时找到死者

  塌方现场情况复杂,最后一名失联者的搜救一度中断,但仍在继续

  11日清晨4点44分,南海区盐步骏雅广场后的新怡智逸大厦的工地基坑上,营救被埋人员的最后一台挖掘机暂时停止工作。复杂的塌方现场,临时中断对最后一名被埋者的搜救。此时天还未亮,飘起的毛毛雨令这个早晨夹着微微寒意,守了一夜的记者爬上基坑外侧的一处楼梯,放眼望去,头戴安全帽的救援者仍在现场坚守。

  10日20时许

  救出一名被困者

  10日17时许,毫无征兆的塌方突如其来,6名正在新怡智逸大厦1-3栋工程基坑施工的工人遭遇横祸。2名工人逃离险境,一人被困获救,三人被埋。

  随后,消防部门调派盐步专职队、大沥中队,6台消防车、25名消防员赶赴现场。盐步专职队17时41分到场,大沥中队17时43分到现场。佛山市、区、镇安监、住建、消防、应急、卫生等相关职能部门随后组织进行抢险救援。20时许,一名脚部被泥石掩埋的被困者被救出。

  救援队请工地最专业的师傅用钩机挖土,消防队员并用生命探测仪探测,寻找生命体征现象。另有近10名消防员用手抛式挖土搜救。

  10日23时、11日1时38分

  两名死者被发现

  此后的几个小时,搜救工作毫无进展。直到23时许,挖出一具身上插了钢筋的失联者。失联的3人中,找到第一个。

  次日凌晨1时左右,记者进入工地现场,一个刚换班的南海救援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刚在穗盐西路解决一单危险品处理案,又马不停蹄地赶到这里。这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称,10日23时已找出第一位被埋农民工,“身上插了三根钢筋,应该没救了。”他话音刚落,又接到一个电话,被告知现场又发现一名失联者。此时已是次日凌晨1点38分。

  其间,救援人员又换了一批,他们穿着笨重的雨靴,怀抱一大摞弄脏的作训服从基坑里的钢筋森林里穿行而过。他们已从头天傍晚6时奋战到次日凌晨2时。

  11日1时53分

  警察驱赶场内人员

  昨日凌晨1点43分,几位穿着便服的工友往作业的基坑里运送矿泉水,记者试图帮忙,但他们行色匆匆,并不回应。十分钟后,一名穿着南海警察制服的人驱赶场内人员。

  2点11分,两个穿着医生袍的人从基坑右侧下到出事地点,中间的空地上疑似用白布遮着一具遇难农民工遗体。一台挖掘机临时停工,另一台还在等待最后一个生命的迹象。

  3点13分,第二台挖掘机也临时停止工作,但右侧的工地还在连夜赶工,敲打地基的声音显得低沉又有点儿烦躁。两分钟后,挖掘机重新启动,五个消防员趴在事发地点上方的绿色围栏上往下看,似乎有了新发现。又过了7分钟,挖掘机换方向作业,又一名医生进入现场。工地两侧,高高悬挂着“安全是生命的基石,安全是最快乐的阶梯”的标语。

  11日5时5分

  帮忙救援的生还者撤回

  昨日早上4点15分,正是人们睡意正酣的时刻,工友们开始从居住的板房里起来洗漱。失联的3位工友令他们整晚心神不宁,纷纷猜测第二天不会再开工。记者根据他们的“情报”,找到一位大姐,她丈夫正是从塌方的基坑里逃出生天的第一个人。正当记者询问人在何处时,一位身材高大、肤色黝黑的壮汉正挽着裤腿睡眼惺忪地撞进屋。

  “根本跑不及呀!”正值壮年的孙青选多次重复着这句话,和他一起逃出来的还有一个河南老乡、山东老头,没出来的那三个都是重庆人。他和妻子分析,觉得是对方没听懂自己用河南话发出的警告。

  5点05分,帮助救援人员勘察位置的另一个生还者回到宿舍,记者试图上前采访,但突然出现一位穿着白色工服的管理人员,以钱财易被偷、身份不明等缘由将记者驱赶。

  5点19分,经过短暂的休息,出事基坑隔壁的工地又开始施工。

  11日截稿时

  仍在等待最后一个生命

  11日早上9点30,记者再次赶往现场,发现因为降雨,工地基坑内已经出现积水,挖掘机也暂停了。工人正在把建筑材料搬离事故现场工地,昨日坍塌的工地基坑周围的淤泥上,也铺上石块加固,防止二次坍塌造成危害。


  10点08分,工程基坑各处拉起警戒线,天空忽然下起大雨,密密麻麻的钢筋地面被雨水浇灌,两台挖掘机在继续周边的余土加固。

  11点30分,记者拨通失联的三位农民工其中一位亲友的电话,他语带哽咽,告诉记者已经通知其他两个人亲属,他们正在赶来。三位农民工均来自重庆开县,“赔偿的事还没有想过,等他们先过来再说。”

  从12时至截稿,受雨水影响,塌方处不断出现再塌方,搜救一度中断。目前,仍在寻找最后一名失踪者。

电话咨询
邮件咨询
在线地图
QQ客服